红灯区的女人公共女特別篇上上中下

阳光,透过房间中的窗户,照射在房间之中。即便,房间并沒有开着灯,

但是,房间却还是,明亮的,几乎所有东西,都可以清楚的看到。

传扬,慢慢的睁开眼睛,接着,就是男人,很吃力很费劲的,从床上,坐了

起来。

而也就是因爲如此,男人这才发现,就在自己刚刚躺着的地方旁边,一个女

人,也躺在那。

于是,男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那,是自己的老婆,江。所以,就在女人的

身边,企图离开床站起来的男人,便就开始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身体,一点一

点的,离开自己的床。盡量的,不去吵到,依然在床上,深深睡着的女人。可是,

非常遗憾的,女人,依然还是因爲男人的行爲,而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但是,也就是因爲如此,传扬,这才注意到,睡着的女人,其实,并不是自

己的老婆,而是`````` [我,居然睡着了] 马丽,传扬家楼下的一个邻居,此刻,

女人,正用一种非常模煳,非常扭曲的眼神,看着传扬。

[ 怎麽是你,你,什麽时候来的] 回想昨天晚上的事情,传扬,和几个朋友

出去吃饭喝酒,然后,传扬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掏钥匙开门,接着,一个女人

就扶着传扬,来到了传扬和妻子的卧室。然后,就是这个女人,伺候着传扬,脱

掉了身上的衣服。而最后,最后,最后`````` [看来,你一定是忘记了,昨天晚

上,是我给你,脱的衣服,送你上的床] 是的,沒有错,传扬,就在马丽的提醒

下,终于还是,模煳的想起了,伺候自己回家后所有事情的女人的样子。

[ 哦,谢谢,不过,爲什麽是你,在我的家] 于是,爲了缓解当下的尴尬,

传扬,便还是,略微的转换了一下,当下他们正在说着的话题。

而也就是因爲传扬如此的举动,刹那之间,女人,似乎好像是,有些惊慌了

起来。

[ 哦,我,昨天找你,有些事情,但是,之后,我,才发现,你沒在家] 眼

神飘忽不定,双手,不自然的到处乱放,说话的语句,断断续续。刹那之间,传

扬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女人,正在撒谎[ 所以,所以,我就留下来,想要等你回

来,借我要借的东西] 说完,女人便就盡量的,摆出一副很自然的样子。

但是,很抱歉的是,女人说话的前后不一,早就已经,暴露了女人。所以刹

那,传扬,一句话都沒有说,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猜想着,女人可能

出现在这的原因。

[ 小光呢,上学了吗] 于是,爲了能够验证自己的一些猜想,传扬,便还是,

在独自的穿上了一件外套之后,首先的,来到了儿子的房间门口。接着,就在他

刚刚准备要进去之前,突然的,这样的,问向了身边不远处,看着自己的女人。

而也就是因爲如此,刹那,女人,居然还是忍不住的,浑身颤抖了一下。

就这样,传扬,便就还是,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之所以,出现在这的

原因。所以瞬间,传扬的脸色,开始慢慢的难看了起来。而马丽,则也终于还是

忍不住,混身,剧烈的哆嗦了起来。

[ 你他妈的,给我坐好] 小光,传扬的儿子,当下,正被传扬,用非常可怕

的语气,命令的,坐到客厅的沙发上。而就在沙发的另一边,马丽,则是早就已

经,害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小光,担心的,不知

道如何是好。

[ 我,真是受不了了。一大清早,就开始大喊大叫的。我现在还是小孩,正

在长身体的时候,多睡觉,你不知道对我的成长,只有好处,沒有坏处吗] 传

扬,只是唠叨了一句话,小光,便就用这一大段的话。回应了自己的父亲。于是,

本来还有所控制的传扬,刹那之间,愤怒的火焰,便就还是,瞬间,烧到了自己

的头顶。

于是瞬间,连小光都沒有反应过来的重重的一脚,便就把小男生,一下子,

踢倒在了,客厅的角落之中。

[ 小逼崽子,你咋和你爸说话呢。谁她妈的教你,当你爹和你说话的时候,

你她妈的这麽回话的] 先发制人,做父母经常使用的手段。传扬,身爲一个拥有

着衆多子女的花花男人,自然,非常精通此道。

但是,就在当下,就在传扬的面前,小光,他的儿子,瞬间掉下的眼泪,却

还是,让传扬使出的父母绝技,刹那,还是完全的失败。

[ 我怎麽了我,我不就是,上了一个所有人都能上的烂女人了吗你至于,

下这麽重的手,打我吗] 哭,小孩子的专利,特別是像小光和传扬这样的父子。

小光,其实更是比传扬这个父亲,更懂得处事之道[ 我妈,之前都沒有打过我,

你是我爸我承认,但是,那也不是你可以随便打我的理由啊] 又是一大套的歪道

理,不过,很显然,对传扬,却十分的有效。

[ 我打你咋地,我生了你,就有权利打你] 不过,身爲一个父亲,总还是要

有父亲的尊严。而当下,已经处于下峰的传扬,唯一可以做的,就只剩下了狡辩,

这一个办法了。

[ 生我,那你问过我的意思了吗你问过我,是不是愿意出生当你的儿子呢

] 刹那,小光如此的说辞,居然把传扬弄的,居然不知道该怎麽回答了才好。

所以,就在马丽的面前,父子两人,居然就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的僵在了那

。好久好久,两个人,都沒有在说些什麽。

[ 好了,对不起,是我的错可以了吗,你们,不要吵了] 于是,爲了缓解当

下,凝重的气氛,马丽,便还是忍不住,这样的,对着两个男人,关心的说道。

[ 你给我死边去,就他妈因爲你] 而传扬,借着马丽的发言,立刻,开始把

矛头,转向了女人[ 你他妈的到底想咋地,这麽多男人,天天幹你,都满足不了

你的需求吗难道,你非要对这些小男生下手,你才能得到满足吗] 话,说的

很重,很侮辱女人,但是,传扬,其实也沒有办法。

现在的90后00后,每一个,都很逆天。小小年纪,什麽都懂,什麽都明

白。你给他讲大道理,他们,比你知道的还要多,所以,多数情况下,他们甚至

还会,反过来教育父母。所以,传扬猜想,同样身爲母亲的马丽,应该可以理解

传扬,此刻的感受。再加上,当下的气氛,真的很僵。所以,传扬才会,突然的

开始把怒火,发洩在女人的身上。

[ 是的,沒有错,是我的错。我,是个贱女人,我也不知道怎麽了,就突然

想和小光,做做看。所以,我才会来到你们家。但是,我真的沒想,挑拨你们父

亲的感情。所以,求求你们了,別在吵了] 而马丽,显然,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于是刹那,传扬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赶快的离开小光和女人所在的地方。

就这样,就在女人和小光的面前。传扬,继续保持着愤怒的表情,然后,特

意的,男人,居然还表现出了一种无奈的状态。接着,就是传扬,快速的拿起了

附近的一件外套,迅速的穿上。最后,就是在房门,重重的摔关上之后。房间,

便就只剩下了,小光和马丽,两个人。

[ 他妈的,大清早就他妈的发疯] 于是,就在传扬刚刚离开之后。小光,便

就还是,一屁股,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说我玩女人,他她妈的一天少玩了。左

一个右一个。要他妈的追究责任,他她妈的责任,才是最大的。有其父必有其子。

我他妈的这个奶奶样,就她妈的随他] 辱骂,愤怒,埋怨,当下的小光,显然,

有着一肚子的委屈,而马丽,好像完全,也可以理解。

[ 別说了,你父亲,其实,也是爲你好] 所以,爲了安慰小男生,女人,虽

然不是很喜欢,但是,却还是,主动的凑到了,小男生的身边。

「啪」一个突然的嘴巴,就在女人说完话,刚刚凑到小男生旁边的同时,瞬

间,打在了女人的脸上。

[ 你他妈的也是,昨天晚上操完你,你咋不走呢,留这幹什麽。告我黑状

啊] 小光,愤怒的眼神,明确的验证了女人,就在她凑到小男生之间,就已经

猜测到的可能。但是,女人之所以还是凑了过来,就是觉得,只要小男生的愤怒,

被发洩出来后,小男生,就会恢复正常。最起码,也会恢复到平时的样子。

[ 不是,不是的,我是] 还沒等女人说完。「啪,啪」的两记耳光,则是还

是又落到了女人的脑袋上。所以刹那,本还想多说些什麽的女人,便还是被强壮

的小男生,打的,瞬间忘记了要说些什麽。

[ 不是什麽不是,妈的,真他妈的倒霉。好不容易一个休息日,全让你给糟

蹋了] 不容许解释,小男生,便就擅自的结束了谈话。

接着,就在女人的面前,小男生,便就开始,愤怒的走向了卫生间。所以,

马丽,当下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离开,马上离开。因爲毕竟,对于愤怒的人来说,

让他一个人待着,才是最好的,发洩怒火的办法。

[ 你去哪,谁让他妈的让你走了] 不过,就在马丽,正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

小光,却还是,突然的又出现在了客厅之中。并且,此次的出来,小男生的下半

身,居然,什麽衣服,都沒有了。

于是瞬间,女人,立刻的,便就有了一个特別的想法。而这个想法,则是在

小男生,一点一点的靠近她,下身,一个肉东西慢慢变硬之后,得到了,完全的

验证。

[ 刚撒完尿,还沒洗,过来,给我洗一下] 小男生的意思,马丽,十分的清

楚。所谓的洗,说白了,其实就是让她用嘴巴,给他舔幹净。

而根据马丽的经验,通常这样的命令后,如果不做,免不了又是一顿拳打脚

踢。而且,就算打完,他之前想让自己做的,依然,还是会继续的要求完成。所

以,一般情况下,明智的选择,只能是,按着小男生的命令,照做。

所以,沒有任何的迟疑。马丽,立刻的,便就来到了小光的身旁。接着,就

是女人略微的拨弄一下自己的头发后,女人的嘴,便就直接的,套在了小男生的

阴茎之上。

[ 这一幕,咋就沒让那个家伙看到呢] 小光的那个家伙,指的就是他的父

亲传扬[ 只要他看到,立刻就会明白,根本就不是我要搞这个女人,而是这个女

人,自己愿意被我搞] 小男生边说,边把手,穿过女人的身体,摸向了女人的奶

子[ 硬了,你居然硬了,光是含着我的鸡鸡,你居然就能兴奋] 马丽,其实自己

也很无奈。

女人猜测,应该是多年来,不停的被整个楼洞的男人,随意使用的原因吧。

只要,她和某个男人,有超过普通人关系的接触。她的一些敏感的部位,就会立

刻的,産生反应。即便,她的理智上,并沒有想要做的念头。身体,却还是会,

快速的,在那些敏感部位,反应出来。

[ 看来骚货就是骚货,不管怎麽掩饰,也始终无法掩盖你淫荡的体质] 手上

一个用力,本来应该出现的痛苦,却还是因爲小男生的侮辱,变成了一种说不出

的快感。

所以刹那,马丽,居然忍不住的,扭动起了自己的身体。而自然,这一切,

便都被小男生,看在了眼。

[ 噶哈呢啊今天,有啥安排吗] 打给某个人的电话,马丽,隐约的感觉

到了,一种不祥的气息。不过,现在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却还是,盡

快的要把,打着电话的小男生,弄到高潮[ 沒什麽事,就是想问问你,有沒有兴

趣,过来我这,玩些游戏] 就在几个小时前,就在传扬还沒有回来的那段时间

。小男生,连续的,和马丽发生了不下十次的性关系。所以,当下的女人,便

开始猜测,可能就是因爲这个原因,小男生此刻的阴茎,才会持久的,硬在这,

始终无法,达到高潮[ 前几天,你不是说过嘛,真想感受一下,做爱的感觉。现

在在我这,就有一个可以让你实现愿望的机会,怎麽样,来不] 小男生屁股突

然的快速擡起和放下,这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小个动作,却还是让给小男生做着服

务的马丽,立刻的感觉到了,小男生,高潮的迹象[ 行,我等你] 于是刹那,果

然,小男生,还是草草的挂断了电话。接着,便就是小男人,瞬间的,抱住了女

人的脑袋,使劲的,上下摇动起了女人的脑袋。

就这样,就在小男生一阵低沈的吼叫声的衬托下,一股出自小男生阴茎的

粘液,便就一滴不露的,全部的,被注射进了女人的食道。

[ 咳!!咳!!咳!!} 咳嗽,忍不住的咳嗽,就这样,瞬间还是,出现在

了小男生的面前。

[ 千万不要掉出来哦,那样,我可是会,很不高兴的哦] 而小男生,明显的

知道,那咳嗽,真正的原因。

索性,爲了不至于再遭受到什麽痛苦,马丽,幹脆仰起了头,努力的,让嘴

的精液,不至于,当着小男生的面,流到地上。

[ 好了好了,別装了,去洗洗吧,把身体洗幹净,一会儿,我的同学要来]

片刻之后,马丽的咳嗽,终于还是,停止了下来。但是,就在马丽,准备告辞离

开的刹那,小男生,却还是,又这样的,对着马丽说道。就这样,女人,瞬间还

是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屈辱感,所以,瞬间,女人的身体,便就一下子,

坐到了地上,瘫软了下来。

只是几个小男生而已,多说,五六个,而且,听小光的语气,其中几个,可

能还是处男。再忍忍,就过去了。这,就是马丽,最终妥协后,自己对自己说的

话。

接着,就在小男生的面前,女人,最终,也还是又默默的行动了起来。按着

小男生的命令,慢慢的,走向了卫生间所在的地方。然后,就是她,有气无力的,

慢慢的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内衣,内裤。就这样,最后,就在卫生间的面,女

人,便还是一丝不挂的,终于,站在了那。

[ 这麽快] 小男生的一句话,让刚刚才打开莲蓬头,刚刚才开始沖洗嘴角

渗出的精液的女人,刹那,还是又忍不住,周身一颤。

[ 听说栗子在你们家] 不过,接下来的声音,却明显,不是小男生的同学,

应该有的声音。

[ 是啊,在洗澡] 小光,诚实的回答,充分说明着,来的人,很大可能,是

楼的某个男人。

[ 洗澡,难道你爸刚刚才和] 男人,明显的以爲,马丽洗澡的原因,就是因

爲刚刚才和传扬,发生过关系。

[ 不,是我,我刚刚搞了她] 不过,虽然马丽沒有看到男人当下的表情。但

是,光是猜测,却也还是可以猜测到,男人,可能的样子。

[ 哦,哈哈哈,不错啊,我们小光长大了]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清楚,马丽,

清楚意识到,男人,正在一点一点的接近她多在的地方。

果然,就在这些话说完后不久,一个脑袋,果然就探入了卫生间的面。大

周,马丽家对门的男人,当下,正就用他那对色色的眼睛,正看着,马丽那一丝

不挂的身体。

[ 呃恩] 关掉莲蓬头,拿过一条毛巾,略微的擦了擦女人屁股附近的水滴之

后。男人,便就直接的,在女人的一声呻吟的衬托下,把自己的阴茎,插入了女

人的阴道。

接着,还沒等女人准备好,男人,便就立刻的,开始了移动起自己的屁股,

一前一后,一前一后,瞬间,便就让马丽的一对大奶子,被弄的,前后,大幅度

的,摇晃了起来。

[ 洗澡做什麽,难道你还要搞] 正常情况下,一男一女做爱,男人,也许会

说话,但是,肯定的是,一定会对着女人,说些情话什麽的。但是,大周,却把

说话的对象,放到了附近的小男生身上。不过,此刻的小男生,却丝毫沒有感到

任何的不便,相反的,他,只是默默的,在玩着手机游戏。

[ 哦,算是,一会儿我的同学们要来,他们,可能要略微的搞一下] 同学们,

略微,搞一下,这些词语,绝对是对一个正在搞着某个女人的男人,最有效果的

性增强。

于是,就在小男生回答了这样的一段对话之后,大周,明显的,速度,开始

加快。

[ 厉害啊,光是想想,就觉得兴奋] 女人的呻吟声,就在男人和小男生的对

话的同时,也开始,在卫生间,来回的回荡了起来[ 对,就这麽叫,我听着很

舒服] 当然,对话归对话,大周,明显的还是知道,自己过来这的真正目的,

所以,和小男生说话的缝隙,他也不忘记,鼓励一下身前的女人。

[ 兴奋,周叔,不就是被几个小学生搞吗至于兴奋吗我听说,以前你们

每天最少都有十几个人,去找这个烂女人做爱。我想,那才真正应该说是,兴奋

吧] 头不擡起,只是默默的说着,小光,已经非常了解,楼洞的这些男人们

了。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在当下这样的情况,到底该说些什麽。

[ 是啊,那段时间,真的很过瘾] 边说,男人边突然之间的,在女人的屁股

上,狠狠的拍了一个巴掌[ 对不,栗子,那段时间,我们真的很快乐,是吧]

呻吟,只是呻吟,女人,并沒有回答男人的提问。不过,男人其实只是想说,并

不期望着女人,给她什麽回答。

[ 其实,现在,我觉得,如果不是你们结婚了的话,我估计,你们还是会继

续找这个女人的。最起码,就算不是她,也可能会是其他的什麽人,比如,苗苗

] 苗苗,除了马丽外,小光家这的另外一个和马丽,拥有着一样身份的女孩。

比马丽年轻,比马丽有活力,也比马丽更得这些大叔们的欢心。

[ 恩,沒有错,但是很可惜,我们结婚了] 速度,慢了下来,说明男人,沒

有因爲小光的话,又更加的兴奋。

[ 不过,在老婆不在或者不方便的时候,偶尔来玩玩这个女人,其实,想想

也挺不错的对吧] 速度,又再次的加快,这次小光的话,起到了他应有的作用。

[ 对对,非常的对,光是想想,就她妈的让我兴奋的睡不着觉] 频率,更加

的加快,快到小光,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男人的极限,也已经马上就要来临。

接着,又是大概不到一分锺的最后沖刺,然后,就是在有那麽几秒锺,男人

的声音,突然的,便的沈默和低沈了起来。就这样,大概又是不到一分锺过去了。

大周,马丽,终于还是,又出现在了小光所在的地方。

[ 怎麽样,厉害吧] 就这样,顺着男人示意的地方看过去,女人的半个脑袋

的头发,便就被大周这个男人,巨量的精液,煳在了一起。

[ 恩,还算厉害,只不过] 离开女人满是精液的头发,此刻的大周,却还是

不得不暴露出自己年纪上的巨大缺陷。那就是,只是简单的一次,就已经让男人,

大口的喘着气,艰难的,唿吸着[ 周叔你还是老了] 小光,虽然是传扬的孩子,

但是,其实小光只是十个月左右前,才来到他父亲传扬这的。

他,是传扬年轻时,和自己的高中老师,生的私生子。一直以来,他的母亲,

其实都沒有想把他父亲的事情,告诉他。不过后来,她的母亲的婚姻失败,新的

男朋友,觉得他还是成爲了他和他母亲的累赘。所以,爲了生活,他的母亲,还

是告诉了他关于他父亲的事情。所以,一直渴望自己亲生父亲的小光,便就被自

己的母亲,送到了传扬这。当然,一开始他是和爷爷奶奶,生活了一段时间。

不过,爷爷奶奶最后还是觉得,儿子,就该跟爹生活在一起。所以,他才会还是

又回到了传扬的家居住。

而也就是因爲这个原因,在整个楼,小光,对所有这的叔叔阿姨,都沒

有什麽太多的感情存在。而还就是因爲如此,一般情况下,他都会说一些,別人

不想承认,但是却又是事实的话出来。

[ 哦,好吧,我的确是老了] 虽然是事实,但是,大周显然,还是无法接受

这个所有人都会经历的过程。

[ 虽然很累,但是,我这一次,时间,还是蛮久的哦] 一个人,如果遇到挫

折,很容易,就会联想到其他自己在行的事情上。大周,就是如此。

[ 长吗我怎麽感觉,你还沒有你儿子时间长呢] 又是一句老实话,不过,

这次,连小光自己,都觉得,好像说错了。

[ 妈的,这小破孩也做了] 果然,大周并不知道他儿子其实早就也和马丽,

发生过关系的事情[ 行啊你,连我儿子也吃了] 「啪」的一声,一个反抽,重

重的,就用巴掌,打在了旁边,还在兴奋状态的,马丽的脑袋上。

不过,小光,当下还是十分的清楚,大周,之所以会如此愤怒的原因。其实,

并不是因爲自己的儿子,也上了马丽。而是,就如传扬一样,当下的他,被小光

的那些大实话,已经弄的有些有气不知道如何发洩。所以,也是借由着马丽,男

人,想赶快的找个台阶,离开这。

[ 妈的,这个小子,看我怎麽收拾他] 所以,说完,男人便还是立刻的收起

了他的武器,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但是,让男人完全沒有想到的确是,就在他打开门的瞬间,一个他非常熟悉

的小身影,却还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于是乎,这个小身影,便就倒霉的,成爲了大周这个男人的牺牲品,就在小

光的面前,男人,便就对着小身影,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父亲的,爱的殴打。

[ 你看什麽,还不快去洗澡] 而小光,显然,好像意识到了一些什麽。所以,

就在大周在门口,给自己表演节目的同时,小光,便还是,这样的对着马丽,默

默的说道。

就这样,虚弱的马丽,便就还是,乖乖的,又回到了卫生间,继续的,又开

始了之前的清洗身体。而等到她全部整理完毕,穿衣服出来时,她居然发现,就

在客厅的沙发上,大周的儿子小庆,居然也出现在了小光的身边。于是乎,一种

非常不祥的预感,便突然的,还是又被女人,清楚的,感受到了。

PS:最近因爲许多人问到关于公共女的问题,所以,今天的更新,我就爲

大家,特別杜撰了一篇,关于公共女的文章。必须强调,剧情虽然是我YY出来

的,但是,实际情况,却真的就是这麽一回事。

因爲毕竟今天的更新,是公共女特別介绍版,所以,今天的更新我就不介

绍新的公共女了。

不过,我却还是要在这,多和大家说一些关于公共女的事情。

这几天,大家一直在询问我关于公共女的故事和情节。不过,大家明显的,

好像误会了我所说的公共女,真正的意思。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给大家清楚的

介绍一下,什麽才是真正的公共女。最起码,在我们这,到底什麽才是公共女。

在我们这,所谓的公共女,指的其实就是,性生活很开放的女性朋友。

而联系我的这些朋友,则是错误的认爲,她们,其实是性奴,一帮我们弄来

的,放在一个房子,想上的时候上,不想上的时候就放在那。随意让我们支

配的女人。但是,真实的情况是,她们,也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找她们出来,就

和你们的朋友要找出来时一样。只不过,在我们有需求的时候,她们,会代替女

朋友或者老婆,满足我们的需求。

说白了就是,她们和你们的女性朋友,是一样的。出来吃饭,聚会,旅游。

一切都和正常的女人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个,如果想解决性需求,可以找她们。

而且,还不是一找就答应。她们,有时候也会拒绝。她们,在別人眼,也是普

通的女生或者女人。根本就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出来卖的妓女,或者是言听计从

的性奴隶。

所以,还是希望各位,不要想歪了。以爲这些女人,想上就能上,想怎麽搞

就能怎麽搞。

就算是我们,每次找她们也要先说些客套话,聊聊天,套套近乎,最后才会

谈到性方面的。

另外,大家一定还要清楚,她们,是我们的朋友。既然是朋友,如果想上的

话,前提是,必须是,朋友。不是你们想的那种,聊几天嗑,然后找到我所在的

城市,然后找到她们,说是我介绍的,就可以上她们。你们想的那种,是性奴,

女宠。婊子或者妓女。那并不是公共女。

当然,我最开始介绍的马丽以及苗苗,是个特例。她们,在公共女和性奴的

问题上,更加偏向于性奴。

只是,和性奴不同的是,我们在找她们的时候,也会多少的和她们,套套近

乎,谈谈感情。当然,有很多时候,我们自然也不会多说什麽。因爲毕竟,她们

自己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她们非常清楚我们找她们的原因,所以,时间长了,

其实她们也不会太过在意,我们是不是需要谈感情什麽的。

另外,再给大家回答一些关于马丽和苗苗的问题吧。(因爲最近的朋友,询

问她们两个的,真的很多)

问题一:我们是不是经常会虐待她们。

答案是:我们不会虐待她们,准确的说,比起我们,我们的女人,虐待她们

的时候更多。

虽然我们的一些女人,已经默许了她们可以在她们的男人有需求,或者是她

们来大姨妈的时候,代替她们这些老婆,处理她们的丈夫的性需求问题。但是,

再怎麽说,马丽和苗苗,也是和她们分享一个男人的情敌的角色。所以,虽然名

义上默许了马丽和苗苗的作用。但是,只要还是一有空閑的时间,这些女人,便

还是会想出一些非常变态和下流的方法,蹂躏马丽和苗苗。

而大家必须知道,男人虐女,大部分都会在裤裆的东西的支配下,对女人

做些色色的事情。并且,很多时候,女人的快感甚至大过男人。所以,男人虐待

女人,那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麽虐待。

而女人虐待女人,那就不同了。同样身爲女人的她们,更加了解彼此害怕什

麽,担心什麽,不愿意如何如何。所以,很多时候,她们想出的玩法,或者惩罚

方式,绝对是那种。如果你性经验很少或者沒有的话,光看着都有可能射精高潮

的那种。

问题二:她们一般每天会和我们做多少次。

答案是:如果是从前,就好像我前面的文章说的一样,十多次,甚至是二

十多次。但是现在,一天也就一两次,有时好几天都沒有人找她们。当然,现在,

她们,特別是马丽,真的就像我文章说的一样,主要还是被我们的下一代,偷

偷的使用。不过具体的次数,我也根本沒有办法告诉各位。

因爲毕竟,我们当爹的,总不能偷偷的偷窥自己的儿子,记他们和马丽,到

底做过多少次吧!!!

问题三:她们的经济来源答案是:马丽自己在网上开网店,卖服装类情趣用

品。有时,还偷偷卖一些自己穿过的内衣内裤。当然,也有时,会得到我们这些

男人,悄悄的补助。而至于苗苗,幹脆就是一个无业游民,好吃懒做,所以,除

了我们的补助外,几乎她什麽都不做。问题四:想上她们我们要如何做才可以。

答案是:最起码,也要得到我们的许可吧

从那天的那个大哥,不小心洩露了其实我们并不想洩露的资料后。(通常情

况,我们都是聊天聊了一段时间,我觉得某个兄弟不错,我会主动邀请)就有许

多朋友,联系我。说实话,我并沒有不开心。不过,许多人都是,当天联系我,

就让我马上答应让他们过来上马丽和苗苗。在这,我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性真

的很讥渴,还是,性子急什麽的。

沒有其他的意思。大家自己想想,有谁可能是,第一天认识,就让你过来分

享身边的女人呢万一你是雷子钓鱼的,把我抓了咋整。你光想着你的欲望,咋

就不想想我的立场呢。

不管是你或不是,提都提出来了,我还能如何真撅你们的面子吗

所以,我的意思非常简单,如果方便的话,我觉得安心的话,我自然会主动

的邀请你们。而且,其实我这样,也是对你们负责。一个随便就能答应分享你们

的女人,你们会安心的觉得,那个女人是幹净的吗你既然能一天就上了一个女

人,那这个女人,也许就会是每天都被N多人操过。那病,绝对多的让你做一次,

就得治个三五年。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另外,说句老实话,马丽和苗苗,是我们这个楼洞22个住户共有的。虽然

大家不这样说,但是,本质就是如此。我今天带一个,明天带一个,时间短可以,

时间长了,也会被其他人挑理。既然我这麽好心的给各位狼友分享,那麽你们总

不会给我爲难吧

行了,这个问题就到这,再多说,就坏了感情了。

问题五:老问题,怎麽能上到马丽的闺女。

那谁,你听着点,就是给你说的。

一个母亲,无论多麽的堕落,她都不会想自己的女儿,也过上和自己一样的

生活。所以,到底能不能上马丽的闺女,主要的因素,不是在我答应与否。而是

在你的处理事情的方式上,以及,你和马丽的感情上。

根据我的经验,如果你已经上了一个女人,却又想上她的女儿的话。我觉得,

最起码,也要做到,和母亲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吧像那谁谁,你来十来天,天天

就是啥也不说,啥也不唠,就是幹马丽。我估计,是个女人,也不可能,让一个

变态,上自己的女儿的。除非,这个女人也变态了,或者是,疯了。

问题六:她们全面的个人资料答案是:苗苗,22岁,1994年03月0

4日出生,身高164cm,体重49公斤(怀孕前)现在63公斤。三围89

C5688(怀孕前)。现在是90D10593。做公共女时间,三年零十个

月。原名叫田苗。擅长的范围是,户外暴露,SM,性虐调教。算上这次怀孕如

果生下,已经生过两个小孩。长相评分(满100分的话)是86。33分(我

们楼洞的男人评价后综合的平均分)身材评分(也满100分的话)是83。

5分。阴道的紧实度(这次怀孕前)80分。

栗子,33岁,1984年10月03日出生,身高166。7cm,体重

56kg。三围:92。8F6590。做公共女时间六至七年(这个我是真忘

记了)原名马丽。擅长的范围是,3P,4P,口活和胸推。略微的户外暴露和

性虐调教。曾经怀孕过一次,大概6个月流産。生育过两个小孩,其中一个十个

月夭折。现在有一个女儿,上初一。长相评分80。25分,身材评分86。3

3分。阴道紧实度70分上下。(与同年纪的妇女差不多)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5.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